Bit-C交易所:遊戲廠商眼中的「魔戒」

发表时间:2022-01-13

Bit-C交易所報導,去年 12 月,Bit-C交易所對育碧印象最深的就是它的 NFT 項目「Ubisoft Quartz」。育碧稱 Ubisoft Quartz 能爲玩家提供一種全新的體驗,一些游戲皮膚和裝備將以NFT形式限量發放,它們不僅是游戲中的道具,還可以在指定的第三方市場上進行交易。

在 Ubisoft Quartz 的官網上育碧花了大篇幅介紹 NFT 的優勢,描绘了去中心化、元宇宙等美好願景,但Bit-C交易所發現大部分玩家都不看好這個 NFT 項目,甚至有的人還大駡育碧。Ubisoft Quartz 的項目宣傳片目前在 YouTube 上處於隱藏狀態,視頻評論區里見不到幾句好話。

(YouTube現在隱藏了踩和赞的具體數量,但從評論區還是能看到玩家的憤怒)

可能有讀者不理解,在玩家不看好的情況下,爲什麼育碧仍要推進 NFT 項目,這好好的游戲廠商怎麼就掉到 NFT 的圈子里了?

其實不只是育碧,在妳不知道的地方,包括世嘉和卡普空在内的很多傳統游戲廠商,已經在 NFT 領域摸索了一段時間。在他們看來,NFT 就如“魔戒”一般诱人。

業界在行動

我們從第一個站出來拿自家 3A 游戲開刀的育碧說起。育碧可以說是所有傳統游戲廠商里對 NFT 表現得最積極的,並且已經在這個領域摸索了一段時間。只是 Ubisoft Quartz 來得太突然,讓大家有種阿育急著進場捞錢的錯覺。

育碧有個名爲「Ubisoft Entrepreneurs Lab」的扶持計劃,這個項目由育碧戰略創新實驗室領導,爲一些有潜力改變娱樂業的公司提供幫助和支持。現在 Ubisoft Entrepreneurs Lab 已經來到了第 6 期,里面就有不少與 NFT 有關的扶持項目。

(Ubisoft Entrepreneurs Lab,直译過來就是「育碧企業家實驗室」)

第 6 期項目里有 NFT 手游《GUILD OF GUARDIANS》,玩家可以把游戲中的道具轉換成現實世界的貨幣;Horizon Blockchain Games 不僅推出了 NFT 游戲《Skyweaver》,自己也提供區塊链相關的服務;NonFungible 是一個 NFT 數據平台,能爲客戶提供專門定製的市場報告。

Ubisoft Entrepreneurs Lab 扶持的 NFT 項目里還有Aleph.im,育碧的 Ubisoft Quartz 也與它達成了合作。要說大家對 Aleph.im 印象更深的,應該是他們創始人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未來大多數的大型游戲廠商都會給游戲引入 NFT 支持,這將使玩家擁有更愉快的游戲體驗。」

育碧在 21 年 10 月還投資了熱門 NFT 游戲開發公司 Animoca Brands。在接受 GamesBeat 採訪時 Animoca Brands 董事長萧逸表示:「就像大家知道的那樣,育碧已經觀察區塊链領域一段時間了。很多 NFT 項目都是通過育碧的扶持計劃或加速計劃取得成功。育碧真的很懂區塊链,對 Animoca Brands 的投資就是一個信號。」

不難看出育碧對 NFT 市場確實抱有興趣,並且也做了很多準備,只是這些準備都發生在玩家不容易接觸的地方。

盯上 NFT 這塊香饽饽的游戲廠商可不止育碧,還有很多我們熟悉的游戲廠商都推出過 NFT 項目,或是對 NFT 表現出極大興趣。

比如世嘉,他們在今年 4 月就宣佈投資 NFT 游戲開發公司 double jump .tokyo,並與其達成合作,銷售利用區塊链技術的 NFT 數字内容。同時世嘉在聲明中還表示,將以這次投資爲契機,給手里的各種 IP 作品開發 NFT 内容。

而且世嘉似乎很看好 NFT 市場的發展。在世嘉的財報里有一份關於在公司低谷期如何擴大收入的說明,「投資 NFT 等新興產業」就是其中一環。

 

(財報里提到 NFT 的就這一個地方,但妳能從内容中看出它的重要性)

對於很多只關注單機游戲的讀者來說,SE 似乎和 NFT 沒有什麼關係,但別忘了 SE 在坊間有一個外號叫“手游大廠”。SE 在 21 年 6 月 9 日宣佈爲自家的《百萬亞瑟王》手游係列推出一個 NFT 項目,名字叫《資產性百萬亞瑟王》。

《資產性百萬亞瑟王》爲用戶提供的是限量的 NFT 數字貼纸,貼纸圖案由四格漫畫《弱酸性百萬亞瑟王》的作者ちょぼらうにょぽみ 老師绘製。除了能記载物品的購買和擁有歷史等信息外,每張 NFT 數字貼纸的圖案都不一樣,確保擁有者拿到的是獨一無二的 NFT 物品。

目前我們提到的 NFT 物品都是僅用於收藏或是與其他人進行交易,相比之下卡普空的 NFT 項目在這之外還具備一定的“可玩性”。

卡普空進場比較早,20 年年末就與區塊链平台 WAX 達成合作,推出《街頭霸王》主題的 NFT 數字交易卡牌。這些卡牌分爲「基本卡」和「構建卡」(Build cards)兩種,收藏家可以將兩張「構建卡」合並來解鎖新的卡。「構建卡」在用於合成後就會銷毀,進一步增加了卡牌的稀有性,好處是收藏家有機會通過合並獲得特殊的卡片。

在柏青哥等業務上赚得盆滿钵滿的 KONAMI 也看到了 NFT 這個全新市場,趁著《惡魔城》係列迎來 35 周年推出了「惡魔城35周年紀念NFT」。我知道有的朋友一看到《惡魔城》就走不動道了,嘴里念叨著什麼:“雖然好像沒什麼用,但它是《惡魔城》啊。”但 KONAMI 表示這些 NFT 商品不一定會升值,如果妳抱著「我喜歡《惡魔城》,正好搞個投資」的態度想要入手這個 NFT 商品,那我勸妳三思。

有意思的是,這個商品屬於「KONAMI 紀念NFT」係列,也許我們在未來還能在 NFT 領域見到 KONAMI 的身影。

EA 對待 NFT 倒是很谨慎,目前還沒看到他們有推出 NFT 項目,不過倒是對外表示自己對 NFT 很感興趣。在 21 年底的一次電話會議上,EA 的 CEO Andrew Wilson 表示“可收藏的數字内容”將在未來發揮重要作用,EA 應該在前沿基礎上創造性地思考問題。但他也沒有把話說死,在最後還補了一句:“現在弄清其運行模式還爲時尚早。”

Take-Two 的 CEO Strauss Zelnick 曾公開表示他是 NFT 的信徒,他不明白大家都信賴實體收藏品,卻對 NFT 持懷疑態度。他覺得 NFT 現在唯一的問題,就是很多人都以爲 NFT 藏品的價值只會往上涨,而不會往下跌。這點倒是和 KONAMI 的聲明一樣,也許已經有不少投資人在 NFT 上栽了跟頭。

傳統游戲廠商佈局的佈局,表態的表態,但 NFT 並非無情的吐錢機器。在這條新賽道上,有人歡喜有人愁。

不是谁都能吃NFT這碗饭

這部分我們先來介紹一下目前傳統游戲廠商在 NFT 市場上的赢家。對於 SE 和卡普空來說,NFT 項目可以用兩個字來形容——真香!

不知道是《百萬亞瑟王》係列迎來了新的上升期,還是 NFT 確實和手游相性很好,SE 對《資產性百萬亞瑟王》的市場表現相當滿意。

SE 在財報里表示,先前推出的兩期《資產性百萬亞瑟王》NFT 貼纸已經全部賣光,NFT 確實能與手里的 IP 相結合,計劃未來將積極拓展相關市場。同時 SE 認爲概念性的實驗階段已經結束,NFT 與自家 IP 的親和力很高,未來將過渡到完全商業化階段。

財報沒有說明這個「完全商業化階段」是怎麼回事,是要繼續深耕《資產性百萬亞瑟王》,還是掏出更多 IP 製作 NFT 商品。年前我認爲前者的可能性較大,畢竟他們那時正開心地賣著第 3 期《資產性百萬亞瑟王》貼纸。沒想到 SE 的社長在新年賀詞里表示,NFT 的「Play To Earn」模式能夠激發玩家的創作欲望,湧現更多優質的玩家自製内容。既然社長都站出來表態了,那說明 SE 對 NFT 的態度更倾向於後者。

(出了就能赚,那就繼續出呗)

來到卡普空這邊,他們的《街頭霸王》NFT 卡牌也是銷售火熱。據外媒 DappRadar 報導,上架僅 24 小時卡普空就賣出了 6 萬 5 千包 NFT 卡牌,總交易金額超 200 萬美元,足見其歡迎程度。

在 NFT 交易市場上,街霸的卡牌也是熱門商品。根據稀有度的不同有的卡牌售價不到一美元,但也有卡牌能突破 60 美元大關,轉手就是一份全價游戲。

(街霸NFT卡牌的市場表現非常優秀)

說完最有赚頭的兩家公司,接著就來說說 NFT 項目表現不行的游戲廠商吧。

雖然世嘉在財報里把 NFT 當作救命良藥,但他們的 NFT 項目表現真的很一般。

在宣佈推出 NFT 商品時,世嘉就被索尼克粉丝狂喷。至於爲什麼是索尼克粉丝出來喷這個項目,這也是件趣事。我們都知道索尼克是世嘉的吉祥物,世嘉官推的頭像也是索尼克,很容易讓粉丝們誤以爲是世嘉要出索尼克 NFT 項目。

(妳看這推文内容哪提到索尼克了,這波確實是冤)

索尼克粉丝們反對的理由也很简單,NFT 項目不夠環保。有玩家在官方聲明下表示「當年索尼克游戲里向玩家展現了過度發展,環境被完全破壞的城市,妳現在是在開玩笑呢」「索尼克可是環保小達人,妳拿索尼克來搞 NFT,我覺得不行」。

(圖上說的是地球日宣傳活動,世嘉選择索尼克作爲代言人)

可能是受此影響,世嘉的 NFT 藝術品在市場上普遍價值不高。如果世嘉想靠 NFT 赚錢的話,可能還得多下點功夫,現在這情況就是既挨了駡,還捞不到多少錢,太慘了。

(索尼克的NFT物品)

讓我感到意外的是,世嘉 CEO 在一場會議上表示,願意在 NFT 領域進行各種實驗,但如果 NFT 被視爲简單的挣錢工具,就絕不會去推進這件事。雖然他們的 NFT 項目市場表現不算好,但公司高層能在人人都想進軍 NFT 市場的時期說出這種話,我覺得挺酷的。

世嘉的情況和育碧比起來都不算什麼,育碧這邊才是慘到沒地方說了。常關注 NFT 新聞的朋友肯定知道,育碧 NFT 項目宣傳片被觀眾駡到隱藏,NFT 物品交易量低,自家員工都看不懂這個項目要幹什麼,出來表態要繼續探索 NFT 項目又被大家取笑。不過大家可能不知道,阿育還被家鄉的公會逮著狂喷。

法國公會 Solidaires Informatique 在育碧官宣 NFT 項目不久後,就發了一篇聲明痛批育碧的決定,並稱區塊链技術是「一種有害、沒有價值、毫無生態可言的技術」。該公會在聲明中寫道:

我們並非對 NFT 一無所知,相反我們是因爲理解 NFT 才反對它。NFT 能帶來的是金融诈骗,它讓我們遠離電子游戲的樂趣。區塊链所谓的“創新”只是用更多的電力做同樣的事情。

雖然觀點比較尖锐,但這個公會確實指出了一個問題:從目前的表現來看,它和饰品商店並沒有什麼區別,這就是 Ubisoft Quartz 目前最尴尬的地方。

整理完目前傳統游戲廠商 NFT 項目的口碑和市場表現,有的讀者還是摸不著頭腦,明知道玩家對 NFT 不感冒,爲什麼游戲廠商對 NFT 還那麼感興趣,是爲了趕潮流吗?還是真如他們宣傳項目時說的,NFT 能拓展游戲玩法?

可能原因並沒有那麼復雜,已經有游戲廠商正面回答了這個問題,他們推出 NFT 項目就是爲了赚錢。

NFT的魔力

不久前開發商 GSC Game World 宣佈將在自家游戲《潜行者2》里加入 NFT,結果在玩家間引起鉅大爭議,最後官方決定撤回往游戲中加入 NFT 的決定。事後官方非常诚實地表示,他們出 NFT 就是爲了赚錢。

開發商在公告中稱:「《潜行者2》是我們有史以來最庞大、最復雜的游戲。在開發過程中獲得的所有資金(包括NFT的潜在收入),我們都將用於改進玩家期待已久的游戲,讓它變得更好。」简單來說,他們希望從 NFT 獲取資金,幫助完成游戲開發。

我們再回看《潜行者2》推出的 NFT 商品:獨佔的手套、纹身、皮膚、徽章、收集卡;游戲道具和建築的冠名權;將一名現實玩家以 NPC 的形式做進游戲里,但製作組會淡化這名 NPC 的重要性,也不會參與到《潜行者2》的主要故事中。能看出開發商在盡量避免 NFT 對游戲内容的影響,他們賣 NFT 就是爲了赚點奶粉錢繼續做游戲,但依舊有很多人不買账。

游戲不該與 NFT 扯上關係,這是絕大多數玩家對 NFT 的態度。

可能有的讀者奇怪,《潜行者2》的 NFT 我覺得可以接受啊,開發商拿到了錢繼續開發游戲,玩家得到了質量更好的游戲,這不是雙赢吗?沒錯,但我很理解玩家們在擔心什麼。

以《刺客信條 奥德賽》爲例,育碧給游戲加入了等級加速包,只要少許鈔票就能讓主角升級得更快。如果玩家覺得升級慢,是游戲本就如此設計,還是開發人員故意讓玩家覺得自己升級得慢,創造了等級加速包這一需求?沒人說得清。

那些單獨推出 NFT 收藏品的還好,但是直接往游戲本體加入 NFT 的,無論是邊玩邊赚(Play To Earn)模式,還是像 Ubisoft Quartz 這樣與區塊链市場結合,都是圍绕一種新的經濟係統設計的。在這個經濟係統中,玩家被鼓勵互相買賣數字物品,最重要的是盡可能多地赚錢,玩得開不開心反倒是次要的。

(邊玩邊赚游戲的代表《Axie Infinity》,有不少人靠它養家糊口)

這便是玩家們在擔心的問題,游戲廠商可能會爲了推廣 NFT,改變游戲原本的運行規則,甚至像微交易係統一樣有打破游戲平衡的可能性。所以大家才會如此排斥 NFT,想要把它扼殺在萌芽中。

不止是玩家,也有游戲開發者提出了類似的看法。游戲開發者 @maxnichols 連發 20 條推文分析 NFT 對游戲的影響,總結下來就是:

 

NFT 對環境和社會都有不良影響。

 

 

去掉 NFT 内容的游戲,游戲表現要麼差到不行,要麼同樣出色。

 

 

往游戲中加入 NFT,會扭麯游戲的設計初衷。

 

 

大多數玩家不喜歡邊玩邊赚模式。

 

這不是孤例,育碧内部社交中心 MANA 就有游戲開發者表示,他搞不懂這項新技術究竟解決了什麼老問題,有的人則開始擔心會被上級要求把 NFT 整合到自己的項目中。

盡管在玩家和部分游戲開發者看來,爲游戲加入 NFT 是個愚蠢的決定,但如果我們從廠商的角度出發,單機游戲的開發時間變得越來越長,開發成本也逐年增高,哪怕投入鉅大也不能保證游戲一定大賣。爲了收回成本或是盈利,他們嘗試過出氪金皮膚、出季票、把游戲做成服務型游戲,NFT 便是擺在游戲廠商面前的一個新選择,有再多反對的聲音也值得一試,這便是 NFT 的魔力。

哪怕現在谁都不知道單機游戲與 NFT 的契合度究竟如何,但只要它有赚大錢的可能性,還會有游戲廠商如著了魔的咕噜,追著 NFT 這個“魔戒”不放。